联手将他拿下

魔幻玄幻 admin 浏览

小编:在黑市,还是小心为上。 云芝姑娘有些失望,幽怨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觉得他实在太不解风情。 等了半晌,外面传来脚步声。 嘭嘭! 镇军侯穿着一身赤金色的铠甲,腰挎一柄接近两米

在黑市,还是小心为上。
 
    云芝姑娘有些失望,幽怨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觉得他实在太不解风情。
 
    等了半晌,外面传来脚步声。
 
    “嘭嘭!”
 
    镇军侯穿着一身赤金色的铠甲,腰挎一柄接近两米长的大剑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 
    他的身躯十分魁梧,身高足有两米四,双臂粗壮得就像水桶,腰腹宽阔,胸背如猛虎,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武道气势。
 
    在镇军侯的面前,韦长老、云军师、朱雀楼主全部都微微后退,身心受到压迫,感觉到整个雅阁中的空气都想凝固了一般,让他们呼吸都十分困难。
 
    镇军侯发出大笑声,向张若尘走过去,道:“这位就是左相门生柳信公子?”
 
    “见过镇军侯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站起身来,微微拱手。
 
    看见张若尘从容不迫的神情,与韦长老等人形成鲜明的对比,镇军侯的眼睛一眯,赞叹道:“不愧是左相大人的门生,果然不是寻常武者可以比拟。”
 
    在镇军侯打量张若尘的时候,张若尘也在打量他。
 
    镇军侯绝对是那种天赋异禀的武者,体质强大,骨骼粗壮,龙精虎猛,估计拥有天生神力。
 
    这样的人物,在同境界,绝对算是一等一的强者。
 
    同样是天极境初期的武道修为,镇军侯却给张若尘一种强大的压迫力,此人估计比穆青都要强大一筹。
 
    至于更弱一等的华名公,就更加不是镇军侯的对手。
 
    而且,镇军侯的身后,还跟着六位完全被黑色铠甲包裹的死士。
 
    每一个死士的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冰冷的寒气,紧紧的守在镇军侯的身边,可以想象,任何人想要靠近镇军侯,必定要先过他们那一关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镇军侯不愧是四方郡国南境的军中统帅,手下人才济济,这六位死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让人羡慕。”
 
    镇军侯大笑道:“柳公子,好眼光。本侯一共培养十位死士,全部都是地极境小极位以上的修为。在军中,他们的地位,只在本侯之下,被称为‘十大死神郎将’。今天只带来其中六人,以他们六人的实力,若是施展出合击阵法,足以和天极境的武道神话短暂抗衡。”
 
    “厉害!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有六位死神郎将守在镇军侯的身边,要杀镇军侯,难度又增加了一大截。
 
    镇军侯笑道:“只是十个地极境的死士罢了,与左相府的死士比起来,差得太远。柳公子,既然本侯已经到了,你是不是也该将左相府的令牌取出来,让本侯鉴定一下。只有确定了身份,我们才好继续商谈更大的生意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右手向衣袖中摸去,将一块令牌取出来,向着镇军侯递过去。
 
    镇军侯看向令牌,突然,眼睛一怔:“武市学宫的令牌……不好……他是武市学宫的人……”
 
    张若尘冷哼一声,将真气注入令牌,打向站在镇军侯左侧的一个死士。
 
    令牌被真气包裹,如同一个火球,蕴含强大的冲击力,直接将那一个地极境大极位的死士撞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那一个地极境大极位的死士撞破墙壁,露出一个人形的大窟窿,飞出了雅阁。
 
    在镇军侯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张若尘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柄锋锐的断剑,运足全身真气,一剑劈向镇军侯的颈部。
 
    “哧哧!”
 
    沉渊古剑完全被灵火真气包裹,冲起一丈长的火焰剑光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中就像是捏着一条火龙,别说是一个人,就算是一条大河,似乎都能斩断成两截。
 
    镇军侯的脸色大变,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,只得伸出双臂,想要接住张若尘劈下去的一剑。
 
    沉渊古剑将镇军侯双手之间的真气撕裂,狠狠的斩在镇军侯的颈部。
 
    “轰”的一声,镇军侯脚下的楼板裂开,身体坠落到底楼,地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,整个楼阁都猛烈晃动一下,摇摇欲坠。
 
    张若尘能够清楚的感觉到,刚才那一剑的确破开了镇军侯的铠甲,可是却绝对没有将镇军侯杀死。
 
    正在张若尘打算追到底楼的时候,韦长老、云军师、朱雀楼主同时向张若尘攻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小子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“居然敢出手刺杀侯爷,受死!”
 
    “他既然能够拿出武市钱庄的令牌,应该是武市钱庄的年轻高手,联手将他拿下。”朱雀楼主道。
 
    他们三人皆是地极境大圆满的修为,将张若尘围在中央,各自施展出最强大的武技。
 
    “天阴掌法。”
 
    韦长老的全身经脉变成青色,就像是一道道图文刺青,双手凝聚出一层厚厚的寒冰,从张若尘的左侧,打出一道寒气森森的掌印。
 
    “血红菱!”
 
    朱雀楼主的衣袖里面飞出两根血红色的长菱,延伸出十多丈长,向着张若尘的双手缠绕过去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双腿一动,直接冲到韦长老的面前,剑光一闪,血光乍现。
 
    韦长老的掌印,还没打在张若尘的身上,自己的头颅就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挥剑一斩,拖出一道十多米长的剑气。
 
    剑气,从张若尘的脚下一直延伸到朱雀楼主的身前,在地面上留下一条长长的剑路。
 
    朱雀楼主双臂交叉,向前一挡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enwowment.com/a/mohuanxuanhuan/20180221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